【开腔】对话新裤子乐队:谁的青春不摇滚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19-04-08 19:44

【开腔】

编者按:

对话热门人物,了解新闻背后的故事。一人一面,还是一人千面?开腔,不只是语言的交流,更是灵魂的触碰。在这里,新闻主角变得更加立体。

客户端北京3月31日电 题:对话新裤子乐队:谁的青春不摇滚

作者 任思雨

“你你你你要跳舞吗?

你你你你要跳舞吗?”

北京工人体育馆。站在舞台上的是主唱兼吉他手彭磊、键盘手庞宽、贝斯手赵梦、鼓手Hayato组成的新裤子乐队。

今年是这个乐队成立的23周年。

第一首歌刚响起,观众陆陆续续从座位起身,站在过道和空地上蹦了起来。一个人问他的同伴:

“都花钱买票了咱站着不亏吗?”

“听他们的歌,坐着才亏呢。”

新裤子乐队。

这是《我们的时代》

“我们在学生时代被摇滚乐深深吸引了,站在舞台上的时候,整个世界都开始闪光。”

上世纪九十年代,还是高中生的彭磊认识了刘葆和尚笑,开始一起玩音乐。那时流行重金属,几个人在居民楼里排练,邻居敲门从来没开过,因为门已经被反锁上了。

庞宽给他们起了一个非主流的名字——金属车间的形体师傅。

但金属要求比较高,所以他们一直在找方向,直到在打口磁带里听到著名朋克摇滚乐队雷蒙斯,音乐带劲儿又简单,感觉对了:“这才是我们想做的音乐!”

早期的新裤子乐队。

1996年,他们在对外经贸大学演出时认识了沈黎晖,录了乐队的第一首单曲《I’m ok》,第二年与摩登天空唱片签约后,正式改名为“新裤子乐队”。

那时的北京是摇滚音乐的热土,崔健、黑豹、唐朝和“魔岩三杰”还是最主流的摇滚明星,但已经有很多新力量萌动,“北京新声”的概念开始出现。

在一本《北京新声》的书里,乐评人收录了清醒、麦田守望者、新裤子乐队、地下婴儿、花儿乐队、子曰、超级市场、鲍家街43号、张浅潜、秋天的虫子等音乐人,探讨这股北京新声代音乐文化。

有别于前辈与命运生活“死磕”的音乐表达方式,他们的歌词五花八门,从音乐形式上看,开始更细致地分化为朋克、英式摇滚、电子、迷幻等等风格。

新裤子的歌里有着年轻人的躁动和迷惘:“我愿意,我愿意,享受痛苦的每一天!”

庞宽在一次采访里说,我们都是北京的孩子,也没在树村漂过,没有那么苦大仇恨的心情,再加上刚刚二十出头,写的都是自己内心的一些感受,这些都特别真实。

专辑《新裤子》

1998年,新裤子乐队发布首张专辑,《我们的时代》喊出“新声”一样的口号:

“终于到了这一天, 一切都改变

再也没有烦恼, 一切都是爱

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

这是我们的时代。”

时髦的摇滚乐队

摇滚音乐的高峰期没有持续多久,新裤子的成员们也有了各自的正经工作,2006年专辑《龙虎人丹》的出现,纯粹是兴趣使然。

那时鼓手离开,庞宽开始尝试用电脑编曲配乐,想做点与流行音乐不同的东西。从此,新裤子从朋克走入了新浪潮风格。

专辑《龙虎人丹》

歌曲《Bye Bye Disco》里,他们模仿80年代那些跳霹雳舞的人,连MV的人设也是按照李小龙的电影来的。

他们一直很喜欢复古的东西。梅花牌运动服、回力鞋、铁皮玩具……和《龙虎人丹》一起,新裤子引领了年轻人最早的国货复古潮。

庞宽与彭磊。来源:受访者供图

有人说,新裤子乐队就像一个作品集。他们的好奇心不仅仅体现在音乐上,电影、mv、漫画、定格动画、装置,都带有强烈的“新裤子 ”风格。

总被调侃像王思聪的庞宽在舞台上的表演很奔放,新裤子的许多艺术设计都出自他手,这两年,他一直在打造一个号称全功能家用银河机器人的艺术项目——“两室一厅”。

来源:微博截图

高高瘦瘦、看起来有点内向的彭磊承包了几乎全部词曲创作,同时也是画家和导演。2012年,他凭借首部大银幕作品《乐队》荣获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最佳导演奖。

很多人都没想到,80、90后以前每天下午在央视看到的动画片《可可可心一家人》,美术设计是彭磊;2006年风靡全国的神曲《QQ爱》,它的MV导演也是彭磊。

来源:微博截图

不过他最喜欢的作品,还是那种做起来很麻烦的定格动画,比如酷似《星球大战》的动画MV《她是自动的》,时长就四分钟,花费了半年时间。

他们正经地做着很多看起来好像不正经的艺术,想法天马行空,美学风格自成一派,一位网友评论说,无论怎么胡闹,怎么荒唐,怎么颓废,对于新裤子来说好像都很妥帖,很奇特,很酷。

“我觉得潮流就是你不跟随他,他就过去了,但你要跟着他,你就是傻冒。”庞宽在演唱会上这样说道。

朋克——迪斯科——黑暗时代

常有人形容,如果把中国摇滚圈比作一个四合院,经过三十多年的洗礼,很多住户早已搬走住上大房开着豪车完全变了模样,而新裤子依然是那个穿着梅花牌外套脚踩回力鞋肩扛收音机,摇头晃脑穿过胡同的少年。

23年,8张专辑,新裤子一直在挑战不同的音乐玩法。

新裤子乐队专辑。来源:受访者供图

但从2013年开始,他们把自己的音乐叫做“黑暗时代”。因为以前写音乐不用考虑听众会怎么想,但现在似乎变成了不太可能的一个事。

“因为现在大家速度效率都高了,所有东西都变得快起来了。没有太多的时间来考虑你的音乐内容之类的,每天手机上可能推送好多歌,他来找一首,能够在瞬间就把他抓住了,其实这东西非常难做到。”彭磊说,这挺烦的。

在音乐上,新裤子主动做出了一些改变。关注自己的东西变少了,开始尝试演唱其他人的生活状态。《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》《弹着吉他的少年》……越来越多的人再次关注到他们。

“以前我们是个punk乐队,后来我们成了disco乐团,现在我们是本土摇滚乐队。”

新裤子乐队。来源:受访者供图

其实他们也有特别大的野心,喜欢的乐队三四十年前就创作出那么厉害的歌,现在还有好多人每天听。“但是我们有没有可能做到,一直在这么想。”

这不是《最后的乐队》

“这是最后一首歌曲,

唱完之后我们将离去。”

体育馆里,刚刚还在随着朋克音乐蹦跳的观众突然安静了一下,过了一会儿,开始自发地亮起手机闪光灯左右晃动,有女生小声啜泣起来。

新裤子2019“新浪潮”演唱会”现场。任思雨 摄

演唱会前夕,新裤子乐队发布了一首《最后的乐队》,好多粉丝评论,差点以为他们要告别。

来源:微博截图

彭磊说,这个最后的乐队并不是指自己,而是说这群中年音乐人面对的处境。尽管中国摇滚乐很年轻,但大家都承认真正的高峰是在90年代中期。可最近的几年间,好多年轻人又开始听起独立音乐:

“非常尴尬的问题是,这些个乐队已经都是中年人了,新加入这个行业的年轻人其实特别的少,所以觉得已经过去的一个潮流,现在还有这么多人在……怎么说,我们还要继续去做演唱会,稍微有点尴尬,所以有一点伤感。”

唱完《最后的乐队》,舞台陷入一片黑暗。

台下,有很多人大喊返场,也有人坚持不喊,“这都是套路,才不会让他们得逞”。他们都知道,这一定不是最后一首歌。

新裤子2019“新浪潮”演唱会”现场。

从1996到2019,很多乐队离场,有人单飞转型,也有人继续坚持着。事情听起来有点惨,但他们觉得还好,“独立音乐的黄金时代来了”。

2018年,很长时间没有巡演的新裤子乐队再度开启全国巡演,他们发现,舞台下都是新一代的年轻人,连80后都少了。

谈到新裤子的23年,彭磊说,“坚持这事情很简单,因为你还是一个被需要的人,那些乐队解散了,都是因为实在没人理他们。始终你感觉还是有很多人在等着,OK那就可以继续往下走”。

新裤子2019“新浪潮”演唱会”现场。

想到未来会离开舞台的原因,可能就是身体状况吧。他们说,到六七十岁应该也是一件很酷的事情。

舞台的灯亮了。

果然,新裤子又回来了,场馆再次躁动起来。他们连着唱了《生命因你而火热》和《我们的时代》两首歌,像回到最开始一样:

这是年轻人的时代。(完)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